栏目导航

抓木机厂家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恒远集团 拾装机 抓木机抓头 旋转抓木机 抓木机价格 轮式抓木机
抓木机抓头

当前位置:主页 > 抓木机抓头 >

佛山]警方侦破一宗特大盗卖网络游戏“装备”案

发布日期:2021-10-05 20:37   来源:未知   阅读:

  “圣战”、“神武”、“血煞”……这是一堆看不见摸不着的网络游戏“装备”,仅存在于虚拟空间。但对于网络游戏玩家来说,它们是财富,也是心血,甚至是生活的全部。因为争夺“圣战、神武、血煞”,网络异度空间曾经硝烟弥漫。战火的源头在佛山,但战场却延伸到全省乃至上海、浙江等全国各地。

  挑起争夺“圣战、神武、血煞”战火的3名犯罪嫌疑人分别叫阿杰、阿锦和阿勇。他们是游走于虚拟空间的江洋大盗,用无形之手窃取电脑网络游戏玩家的“装备”,5个月时间内疯狂作案830多次,足不出户就轻易盗得全国各地260多名专业玩家1100多个游戏账号的“圣战、神武、血煞”等网络游戏“装备”及有价网币“元宝”,价值近30万元。

  喜欢“宅”在出租屋打游戏的阿科(男,30岁,湖南安化人)是一名资深网游玩家,神游网络游戏世界、夸父追日式打机10多年,积累了一批数量可观的“装备”和“元宝”。

  但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离开电脑挂网进入梦乡不到5个小时,就被盗走价值3万多元的网络游戏产品,其中游戏“装备”有:三星“戒指”3个,价值1500元;无星“王冠”1个,80元;二星“护腕”1个,450元;无星“爱情宝石”3块,1050元;“灵佩”1个,50元;二星“无赦”(属性加双39烈火)1把,450元;三星“夺魄”(属性加纵雷决双21加120级龙纹钢)1把,500元;五星“裂地杖”1把,700元;三星“冰冻吊坠”1个,480元;九星“战盾”1个,280元……被盗“元宝”1200个,价值1200元。

  阿科的网游“装备”和“元宝”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是实实在在的有价产品。这些“装备”大部分是阿科在玩网络游戏过程中赢回来的,小部分是花钱向其他玩家陆续购进的,交易方式为以虚拟货币“元宝”支付,“元宝”又是通过微信游戏充值花钱购买的,每购买1个“元宝”支付1元人民币。

  阿科初步查验,发现被盗卖的不仅有网络游戏的“装备”,还有虚拟货币“元宝”,市值3万多元。阿科逐一理清自己在游戏中的账号列表、被盗“装备”清单,找到盗卖者的相关数据,为警方破案提供有力证据。

  罗村派出所接到阿科报警,立即安排熟悉网络技术的刑警中队民警和佛山特警派驻罗村帮扶工作组的民警组成专案组,对案件展开深入侦查。

  专案组民警根据网络游戏玩家的生活规律,调整作息时间,以晚上甚至下半夜调查为主,寻找案件突破口。专案组经过3个月的摸查,对大量涉案数据作深入分析和甄别,从海量账户中筛查出涉案账号1100多个,确认被盗网游玩家260多名,遍布上海、浙江、广东等全国各地,其中不少玩家被盗不只一次。

  专案组民警兵分多路,分赴全国各地寻找被盗事主,详细了解被盗经过,提取证据,制作案卷材料100多份。民警从受害者讲述以及他们提供的电脑数据中,发现网络盗贼的线名网络游戏痴迷者,他们就藏身于佛山顺德的出租屋里。

  凌晨1时多,专案组民警收网,在顺德区容桂镇两间出租屋展开抓捕,当场抓获阿杰(23岁)、阿锦(25岁)、阿勇(28岁)3名男子,一举打掉一个专门盗卖网络游戏“装备”的犯罪团伙,查获涉案电脑、银行卡、手机、身份证等物品一批。

  经审查,网络游戏“装备”盗窃团伙成员阿杰、阿锦、阿勇均系广西桂平市中沙镇人。嫌疑人不但不具备电脑专业知识,甚至连初中都没有毕业,都因为迷恋网游不务正业被老板辞退,以同样的理由丢掉了工作。

  3名犯罪嫌疑人中,阿锦是“师爷”级的人物。他在佛山顺德容桂某智能网吧里,经过一年多的“钻研摸索”,终于找到了某款新软件可以登录他人网游账号的漏洞,但由于该软件刚推出没多久,使用的人不多,利用这个漏洞盗号并不现实。

  后来,随着该软件的不断开发成熟,使用该软件的玩家也越来越多。他以多角色穿行于游戏世界,猎取网游“装备”信息,为盗取游戏“装备”和“元宝”做了大量准备工作。

  又经过3个多月的“潜心”修炼,阿锦破解了盗卖“圣战”、“神武”、“血煞”等网络游戏“装备”的“密码”。在出租屋里,阿锦兴奋得整夜不能入眠,于是连夜告知同乡死党阿杰。阿杰立即来到阿锦出租屋,分享“胜利”的喜悦。比阿锦年轻几岁而又同样狂热于网络游戏的阿杰心有灵犀,被阿锦“一点就通”,很快掌握了操作要领。

  半个月后,被解雇后回到乡下的阿勇得知阿锦、阿杰可以利用软件漏洞盗窃网游“装备”变卖赚钱,也带上自己的二手笔记本电脑来到顺德容桂,与阿锦、阿杰会合,跟他们“学习网盗技术”。

  3人先后“出道成师”,各自设立了自己的网名和账号,时分时合使用相同的手法盗取网络游戏“装备”和“元宝”。身为“师爷”的阿锦经常使用的账号分别是:qww14××××、wjj14××××、wwj14××××、mz14××××。而阿杰、阿勇也按照“师爷”的模式,申请注册了一批账号。

  他们借助某网络游戏公司的虚拟交易平台,寻找各自下手的猎物。他们通过语音聊天软件与对方联系,假称要跟对方进行网游“装备”交易,与对方谈品种、谈价钱。根据网络游戏买卖的潜规则,双方进入游戏界面之后,可以点击查看对方的““装备””和人物角色,并以了解产品状况为由,叫对方提供小号账号和密码,从而登录对方网游界面。

  获得游戏玩家的小号并登录之后,对方所有绑定的账号都能看到。他们就利用这个便利,搜罗那些可以交易的网游“装备”和“元宝”,悄悄转移到自己注册的账号储存。“装备”到了自己的小号之后,有一个缓冲时间,一不小心过了缓冲期,玩家没有及时取回,“装备”和“元宝”就可以在网上交易。

  阿锦等人偷龙转凤盗取了别人的“装备”和“元宝”之后,就在网络游戏朋友圈里“摆卖”。把“装备”换成“元宝”之后,再通过另外的网络商家,以1个“元宝”兑换0.87元人民币的低价,尽快出手抛售,几分钟之内就把现金转到自己的银行账号里。

  阿锦3人网上偷转游戏玩家“装备”主要在晚上进行。曾经有一个晚上,阿锦一次就盗走一名玩家的3个游戏“装备”套装,总共卖了3000多“元宝”今晚特马开奖结果一个月内总共兑换2万多元人民币。

  3人各自以同样的手段获得网游“装备”或“元宝”,换来的人民币并不分赃,但当天“收入”最高者,一般会主动请另外两个人一起吃饭、喝酒或洗脚、唱K,挥霍之后剩下的钱用于家庭生活开支。

  3名网游“装备”大盗中,年龄最小的是阿杰,落网时还不到23岁,但已经是个有15年打机经历的网游老江湖了。在审讯室,他也以一副不知天高地厚但又兼备年少老成的姿态,与民警“侃侃而谈”。

  阿杰:我从小被父母和2个姐姐宠成掌上珍珠,终日贪玩,平生最讨厌做的事情就是读书,勉强读到初中二年级就辍学在家。父母见我还没到14岁,又没什么谋生技能,就花钱把我送到南宁市一所中级技术学校学习理发美容。结业后我进入南宁一间美容美发店打工,当了一名时尚发型师,干了一年多之后,觉得工作累、工资低,还时常被老板和同事训斥,于是不辞而别。我与同村的阿锦、阿勇等几个人到上海、浙江以及广东深圳、东莞、佛山等地闯荡,依然以做发型师为主业,工作之余就是泡网吧打游戏。一晃又过了六七年,我的收入、我的青春也就是这样在网吧里挥霍掉。唯一有长进的,就是网游技术大大提高,跻身“大师”行列。

  阿杰:出乎意料地容易。也许是我的准备工作做得细吧,连什么时间开始邀约、怎么谈价、如何应答质疑等等一套程序,都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

  阿杰:一般会选择下半夜。那个时段上网的人少、网速快,更重要的是我们选中的目标处于疲劳困顿状态,有的聊着聊着就挂网睡着了,我们就乘虚而入,盗用账号迅速将他们的“装备”和“元宝”低价抛售。

  阿杰:我一般盗窃的都是“圣战”、“神武”、“血煞”以及可以直接兑换现金的“元宝”。被我盗窃过的游戏账号有50多个,获利2万多元人民币。所有款项都通过电汇转到了我的银行卡。(南方法治报)